• 五地環保不作為監管不力被痛批

    2022-04-13 10:20:38  來源:法治日報

    違法開采侵占保護區 以水利設施名義建酒店 違法取水致河道斷流

    五地環保不作為監管不力被痛批

    一個又一個刺眼的“監管不力”表述,出現在了第二輪第六批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近日公開通報的全部5個典型案例中。

    這5個案例分別為:河北承德興隆縣非法采礦問題突出、江蘇鎮江長江岸線清理整治推進不力、內蒙古巴彥淖爾烏拉特前旗鐵礦等開采違法違規問題突出、西藏昌都水泥項目批小建大、新疆瑪納斯河流域水資源管理不力。

    “不作為、慢作為,不擔當、不碰硬,甚至敷衍應對、弄虛作假等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是此次督察組深入現場查實一批突出生態環境問題中發現的主要問題。

    在曝光此類問題的同時,督察組表示,將進一步調查核實有關情況,并按要求做好后續督察工作。

    以修復之名行破壞之實

    在原開采面上繼續開礦

    3月下旬,第二輪第六批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全面啟動,5個督察組分別對河北、江蘇、內蒙古、西藏、新疆5個省(區)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開展督察。

    中央第一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督察河北省時發現,承德市興隆縣非法采礦屢禁不止,肆意侵占自然保護區及林地,生態破壞問題突出。

    興隆縣一些礦產企業采礦權到期后未重新申領采礦許可證,無證采礦問題突出。大規模無證開采礦石導致山體嚴重破損,礦坑及其周邊支離破碎,地表大面積裸露,嚴重破壞自然生態。

    興隆縣一些采礦企業甚至不惜違法侵占自然保護區。督察發現,掛蘭峪鎮六撥子村一采礦點非法侵占六里坪獼猴省級自然保護區。通過衛星影像圖比對及現場督察發現,2019年9月以來,該采礦點非法開采礦石6.5萬噸,非法侵占自然保護區實驗區44畝,破壞一般公益林12畝。

    一些采礦企業保護森林的法治意識淡薄,采礦過程中肆意破壞林地。督察發現,河北鑄合集團興隆縣礦業公司在未辦理占用林地審批手續的情況下,2018年至2021年底,越界非法開采花崗巖,原有植被生態遭到嚴重破壞。該礦因越界開采、侵占土地先后受到地方有關部門3次行政處罰,在未完成生態修復的情況下,當地有關部門仍為其延續采礦手續。

    興隆縣生態修復治理問題突出,有的甚至以修復之名行破壞生態之實。八卦嶺鄉、掛蘭峪鎮32家廢棄無主危險礦山地質環境綜合治理項目由唐山中地地質工程有限公司實施治理,但現場抽查發現,百砬溝廢棄礦山不僅沒有按要求開展生態修復綜合治理,反而在原開采面上繼續開礦,原需綜合治理面積為30畝,目前開采破壞山體面積已超過57畝。

    督察組指出,興隆縣落實京津冀協同發展要求不到位,對礦山開采和生態破壞監管不力,任由非法采礦侵占自然保護區和林地造成生態破壞等行為長期存在。

    違法違規開采的問題在內蒙古巴彥淖爾烏拉特前旗也存在。中央第三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督察內蒙古自治區時發現,巴彥淖爾市烏拉特前旗礦山開采長期無序發展,越界開采等違法違規問題突出,近3萬畝荒漠草原被違法侵占,造成難以挽回的損害。

    烏拉特前旗共有在期礦山85家,其中露天礦山45家,露天開采集中區域在荒漠草原中形成一座座“天坑”和尾礦廢渣堆積的“山丘”。督察組現場抽查的8家露天礦山,無一按照規范進行開采和修復,植被破壞嚴重,生態修復難度極大。

    此外,烏拉特前旗有62個采礦項目存在侵占荒漠草原問題,侵占總面積近3萬畝,嚴重違反草原法。“巴彥淖爾市烏拉特前旗沒有樹牢‘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理念,粗放開發利用礦產資源,對違法違規問題監管不力,對荒漠草原等生態脆弱區域造成嚴重破壞。”督察組指出。

    批小建大嚴重破壞生態

    野蠻施工傾倒廢渣棄土

    野蠻開采的問題也在這次督察中被曝光。中央第四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督察西藏自治區發現,昌都市水泥項目批小建大,生態破壞問題突出。

    現場督察發現,西藏開投海通水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通水泥)野蠻施工,采區和礦區道路兩旁廢渣棄土大量順坡傾倒,導致礦區形成大面積高陡邊坡,且未落實礦區生態修復措施,生態破壞十分嚴重。昌都高爭建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高爭建材)石灰巖礦山將開采的礦石從海拔約4600米的山頂,直接自然滾落到海拔約4200米的工業廣場,礦區山體自然生態破壞殆盡,安全隱患十分突出。八宿海螺水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八宿水泥)石灰巖礦山未落實環評“邊生產邊治理”要求,沒有采取作業區及運礦道路灑水降塵、堆存物料防塵苫蓋等抑塵措施。

    此外,水泥項目還存在批小建大問題。督察發現,自治區有關部門批準昌都市4個水泥熟料項目產能合計255萬噸/年,但實際建成產能超過批準產能的41.2%。其中,高爭建材一期、高爭建材二期、海通水泥批復產能均為60萬噸/年,八宿水泥批復產能為75萬噸/年,但實際建成產能均為90萬噸/年。國家有關部門2018年印發的《關于嚴肅產能置換嚴禁水泥平板玻璃行業新增產能的通知》明確要求,一旦發現存在批小建大的行為,工業和信息化主管部門要會同有關部門責令整改,整改到位前不得擅自投產。但當地有關部門監管不到位,放任上述項目違規點火投產。

    督察組指出,昌都市貫徹新發展理念不到位,履行生態環境保護責任不力,對水泥企業采礦破壞生態、項目批小建大問題監管不到位。

    侵占長江河道建辦公樓

    危險廢物隨意拋撒江灘

    長江生態環境保護問題也出現在了這次通報中。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督察江蘇省時發現,鎮江市長江干流岸線清理整治推進不力,生態破壞和污染問題較為突出。

    督察發現,鎮江市對違反水法和河道管理條例等法律法規,占用河道的項目未全部納入清理整治清單,存在少報漏報問題。現場抽查發現,長江干流河道管理范圍內仍有19個項目未取得涉河建設項目審批手續,其中9個為環境風險較大的化工項目。揚中市有關部門以水利設施名義立項建設的西沙灣星空酒店位于長江河道內,督察組現場督察時該酒店正在營業。揚中市明知該項目違法,但在上級排查時仍將其報告為水利設施。

    江蘇鼎盛重工有限公司在長江河道管理范圍內違法建設辦公樓、宿舍樓等建筑物近4萬平方米,填高灘地,改變河道原貌,影響行洪安全。鎮江晶晶化工有限公司、江蘇天辰新材料有限公司、鎮江惠隆化工有限公司、江蘇和純化學工業有限公司等化工企業臨江而建,侵占長江河道,廠區內大量廢棄設備和危險化學品對長江生態環境安全形成較大威脅。

    督察還發現,鎮江市列入清理整治清單的142個項目均于2020年6月底前上報完成整改,但部分項目清理整治不到位。位于丹徒區的鎮江市安豐船業有限公司和振興海洋船舶重工有限公司目前仍存在用建筑垃圾、工業固體廢物填占江灘侵蝕江面問題,填占面積約1.8萬平方米,岸線生態遭到破壞。江蘇復興船舶有限公司未經審批違法占用長江岸線新建船舶修造和拆解項目,現場督察時企業正在開展國家明令禁止的沖灘拆船作業,大量含油廢水直排長江。鎮江環太硅科技有限公司違法占用灘地430畝建設廠房及相應的生產設施等,2019年11月該公司僅拆除3座棧橋及少量建筑,2020年3月揚中市予以驗收通過。現場督察發現,其余違法建設的建(構)筑物仍未整改,環境風險隱患突出。

    此外,少數企業超標污水直排甚至偷排長江的問題也比較嚴重。督察發現,江蘇遠澤電氣有限公司在長江圍堤上埋設約1公里長的管道,將產生的廢水排入長江,違法問題突出,性質惡劣。

    督察組指出,鎮江市相關區(市)對長江生態環境保護修復的重要性認識不夠,長江岸線違法違規項目清理整治工作不到位,監管執法不力。

    中央第五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督察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時發現,瑪納斯河水資源違規分配,流域違法取水問題多發,擠占生態用水,流向生態功能區的河道長期斷流,導致部分生態功能區退化嚴重。

    首要問題是生態用水量打折扣。瑪納斯河流域管理局偷換概念,將紅山嘴斷面的4.17立方米/秒最小生態基流流量曲解為1.3億立方米/年總水量,實際操作中僅在洪水季一次性放足水量,用泄洪水量“頂替”生態水量,而非洪水季則將河水全部引入東岸大渠。

    其次是違法取水問題突出。督察發現,瑪納斯河流域管理局監管不力,流域內違法取水多發。瑪納斯河流域54個地表水一級取水口中,22個未辦理取水許可。此外,瑪納斯河河道外一公里范圍內目前仍有573眼地下水機井未取得取水許可。作為瑪納斯河流域主要監管部門,瑪納斯河流域管理局卻知法違法。2015年,瑪納斯河流域管理局在瑪納斯河上建設了21眼地下水機井,至今沒有取得取水許可證。

    此外,部分重要功能區生態功能退化。衛星遙感圖片顯示,2018年至2021年,瑪納斯河國家濕地公園內近3平方公里的濕地面積干枯。現場督察時,該段河道失去基本輸水功能,附近難見水生植物。

    督察組指出,瑪納斯河流域管理局作為瑪納斯河流域管理機構,落實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不到位,沒有保障基本生態用水需求,對違法取水監管不力,導致瑪納斯河部分河道長期斷流。石河子市水利局及其下屬單位知法違法,擅自在濕地公園內建設攔水壩,截斷濕地水源,加劇了重要濕地生態功能退化。(記者 張維)

       編輯:新媒體中心

    圖片新聞

    3级日本欧美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