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 | “殺妻冰柜藏尸案”背后鮮為人知的故事

    2022-05-31 14:43:07  來源:法制與新聞

    冰柜里的楊儷萍已無從訴說,朱曉東的辯解在證據面前又顯得如此蒼白

    文/本刊記者  余東明  本刊實習生  張若琂  本刊通訊員  阮雋峰

    上海“殺妻冰柜藏尸案”曾一度震驚全國,令人不寒而栗的案情細節也已有大量報道。而殺人兇手朱曉東的陰沉、殘忍、自私和極端性格,同樣令人不寒而栗。

    近期,本刊記者再次跟隨法醫劉超回顧這個案件,并聆聽到更多不為人知的故事。劉超是司法鑒定科學研究院(以下簡稱司鑒院)法醫精神病學研究室主檢法醫師,此前負責朱曉東的精神鑒定。

      朱曉東故意殺人案二審現場。

    “我只想讓她閉嘴”

    2017年2月13日,劉超在看守所見到了朱曉東,那時距離他殺人已近4個月了。

    “他見了面就告訴我們,他妻子楊儷萍脾氣很差,用上海話講,就是非常‘作’,小心眼、太計較且報復心強。”劉超說。

    在與法醫的溝通中,朱曉東將一切責任都推到了楊儷萍身上,因為他明白妻子此時早已無法辯解。“有時候她(楊儷萍)給我發微信,我沒回,晚上回家就發脾氣。還有,晚上我加班很晚,就必須每半個小時給她發一張辦公室照片,否則也要發脾氣……家里買個面包機不稱她的意,也跟我吵,吵到要離婚,但我一說同意離婚,她又說只要離婚她就自殺。”朱曉東向劉超如此描述,在他口中楊儷萍就是一個蠻不講理、令人討厭的人。

    據此前媒體報道,朱曉東殺妻源于夫妻二人不愉快的杭州之旅。而面對劉超,他又是這樣向法醫描述的:“去之前,因為我早上起晚了,沒在網上搶到她想住的酒店,她就大發脾氣,在杭州那幾天一直不停地念叨這件事。回來時,又因為沒有買到高鐵車票,只能坐臥鋪回來,她就一直嘮叨,晚上都哄好了,第二天起來又開始抱怨……”

    朱曉東說,案發那天早上,他實在受不了楊儷萍的喋喋不休,就掐住了她的脖子……“我只想讓她閉嘴,沒想殺死她。”朱曉東向劉超強調。

    可眼見妻子已沒了呼吸,朱曉東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知道自己完了。于是他決定,與其束手就擒,不如一個人先好好享受一番。

    殺妻后出門旅行3個月

    他將楊儷萍的尸體藏在冰柜中,把她支付寶里的4萬多元轉到自己賬戶里,然后準備好行李出去旅游了。在近3個月的時間里,朱曉東去了海南、徐州,甚至出國旅游。他先后以楊儷萍的名義在手機上借了大約16萬元用于花銷,至于楊儷萍父母和朋友發來的微信,他都悄悄“代勞”回復了。

    “如果是電話,我就掛了,就說不方便接聽。”朱曉東這么解釋。

    2017年2月1日是楊儷萍父親60歲的生日,楊父給“他們”發來邀請微信,約好讓他們夫妻二人來吃晚飯,但過了約定時間,楊父遲遲沒有等到女兒女婿的到來,同時發現再也聯系不上女兒了……

    朱曉東知道事情瞞不住了,就打電話給自己的父母,坦白了殺妻事實,然后在父母的陪同下到派出所自首。

    “楊儷萍在世時,你有沒有背著她和別的異性接觸,并發生性關系?”劉超問朱曉東。

    “有接觸,但沒有發生性關系。”朱曉東回答。

    這顯然是在說謊,因為根據警方查證,朱曉東此前曾與多名女子發生性關系。

    面對這樣一個謊話張嘴就來的人,他的陳述有多少可信度?劉超明白自己不能聽憑他一面之詞。于是,劉超去拜訪了楊儷萍的父母和朱曉東的父母。

    朱曉東的父母在朱曉東11歲時就離婚了,他跟著母親生活,從小在溺愛中長大。朱曉東的母親告訴劉超,兒子從小就話少,不好親近,如果和他聊天,他只會回答“是”或“不是”。更重要的是,從與朱曉東母親的談話中,劉超發現,朱曉東性格有極端的傾向。“他母親說之前他和異性發生情感糾葛時曾割過腕。”劉超說。

    楊儷萍的父母后來也向劉超證實,對于這個接觸不多的女婿,他們的印象是“話少、內向”。從女兒帶他來見父母到案發其實不到一年,楊儷萍父母與朱曉東的接觸并不多。

    雙方家長都表示,小兩口平時并沒有什么明顯矛盾,除了朱母說朱曉東曾透露楊儷萍有點“作”之外,并無異常。

    為殘忍的犯罪行為付出代價

    按照常理講,夫妻間難免有摩擦,簡單一個“作”字就對楊儷萍痛下殺手,有些難以自圓其說。但案發當天兩人究竟發生了什么?朱曉東殺妻到底是故意殺人還是如他所說“只是想讓她閉嘴”?

    冰柜里的楊儷萍已無從訴說,朱曉東的辯解在證據面前又顯得如此蒼白。經過走訪調查,劉超認為朱曉東并無精神問題,更沒有精神疾病。劉超又對其進行了一系列檢查,包括人格測驗,兩個月后,劉超向警方提供了鑒定意見:朱曉東無精神病,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有受審能力。

    2018年8月23日,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朱曉東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朱曉東隨后向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

    2019年7月5日,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對該案進行二審宣判,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經最高人民法院核準,2020年6月4日,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對朱曉東執行了死刑。

    劉超從事法醫職業已有10年,他對記者說,從鑒定的角度講,朱曉東并不是一個高明的說謊者。“做人格測驗的時候很明顯,他有自我保護意識,傾向于去選擇對自己有利的答案,沒有說實話。”

    人格測驗由幾百道題組成,題目都經過了縝密設計,如果是刻意說謊,在專業的法醫面前是很容易露餡兒的。

    劉超認為朱曉東殺人時意識清醒,他應該為自己殘忍的犯罪行為付出生命的代價。

    網上至今還可搜到楊儷萍和朱曉東的合影,一個面容姣好、坦然微笑,一個眉頭緊鎖、臉色陰沉……

       編輯:新媒體中心

    圖片新聞

    3级日本欧美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