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腐 | 倒在貪欲下的警察

    2022-06-14 15:10:07  來源:法制與新聞

    “黑金”誘惑下淪為“保護傘”

    文/本刊記者 邢東偉 本刊通訊員 張欣昱

    “我不應該進來戴這個手銬,我一直熱愛公安事業,為之奮斗這么多年,出生入死,犯罪分子刀劈下來我們一樣上。思想蛻變是導致我戴上手銬的主要原因,把初心給忘了,不知道當初從警是為了誰,為了什么。”近日,海南省東方市委原常委、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陳東在大型政論專題片《掃黑除惡——為了國泰民安》中接受采訪時說道。

    隨著震驚全國的海南建省以來破獲的最大涉黑案——昌江黃鴻發特大涉黑案告破,海南省紀檢監察機關對黃鴻發案背后的腐敗和“保護傘”問題進行了徹查,共立案審查調查109人,移交司法機關26人,陳東便是這26人其中之一。近日,陳東經海南省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起訴,海南省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其依法判處有期徒刑12年。據悉,目前全案已批準逮捕237人,二審判決196人,查扣涉案資產約25.3億元。

    曾經的全國優秀人民警察

    1966年出生的陳東,是海南澄邁人,漢族。20歲參加工作,時任廣東省海南(1988年4月后為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縣公安局太坡派出所民警。自1986年1月起,陳東在海南省公安系統工作長達33年,從派出所內勤、片警、偵查員、刑警大隊副大隊長、大隊長、副局長、公安局政委,一路升遷到市公安局局長和市委常委。

    從2011年4月至2016年2月,陳東歷任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縣公安局副局長、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縣公安局政委兼黨委副書記。

    2016年8月起至被捕前,任中共東方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

    作為一名公安戰線的老兵,陳東在公安戰線摸爬滾打33年,曾長期從事刑事偵查工作,主持參與過多起重大案件的偵破工作,曾榮獲全國優秀人民警察稱號,榮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3次。從一名普通的基層民警逐漸成長為位高權重、擔負著保一方平安重要職責的公安局局長,陳東的人生是令很多人羨慕的。

    隨著工作資歷的不斷積累,工作成績的不斷取得,擔任著越來越重要的職務之后,陳東手上的權力越來越大,頭上的光環也越來越多了。有了這些權力和光環之后,私心雜念開始不斷在他心中滋生,看到別人肆意地享受生活、吃喝玩樂,想到自己從警這么多年,成天沒日沒夜地為了社會安定和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而奔波忙碌,陳東的人生觀和價值觀悄悄發生了變化。

    “千里之堤,潰于蟻穴”,講的正是這個道理。當思想的堤壩被螻蟻侵蝕,心中的貪念就像來勢洶洶的洪水一樣,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很快,陳東便在金錢和權力的誘惑下迷失了自我,從茶要喝好茶、煙要抽高檔煙,到收受他人錢財,直至最后發展成為充當黑惡勢力的“保護傘”,他一步步走上了違法犯罪的邪路。

    在初心與欲望之間的掙扎

    陳東出生在海南澄邁縣的一個普通家庭,父母文化程度不高,但十分重視對他的教育。他自己也沒有辜負父母的期盼,從小到大,學習成績都在全班上游。1986年,時任廣東省海南昌江黎族自治縣公安局太坡派出所民警的陳東很滿意自己的這份工作,做警察,替民請命,除暴安良,匡扶正義,這正是他從小到大的理想。

    2008年,時任昌江黎族自治縣公安局主任科員的陳東曾經力主依法查處黃鴻發,不料此后卻與黃鴻發越走越近。在黃鴻發的圍獵之下,陳東的思想發生了蛻變,他不但利用職務便利包庇黃鴻發的賭場,還枉法幫助黃鴻發從命案中脫身。

    2009年6月間,黃鴻發團伙毆打他人致一死三傷的“6·14”案件發生后,昌江黎族自治縣公安局組成專案組偵查此案,陳東被指定為專案組組長。在案件偵查過程中,有證據指向黃鴻發團伙成員參與了現場斗毆,幕后指使者可能是黃鴻發。受黃鴻發之托,也為了和黃鴻發搞好關系,陳東答應了黃鴻發不督促和過問抓捕案犯的要求,并中斷對黃鴻發與該案件關系的調查。事后,也未繼續抓捕涉案人員,致使有關犯罪分子未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陳東后來回憶了當時的心路歷程:“在這件事情的處理上,我也曾猶豫過,曾經有過激烈的思想斗爭,起初還是覺得應該認真履行職責,覺得做人做事要對得起自己作為一名人民警察的身份,還是要真正擔負起保一方平安的神圣職責,維護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但在個人利益面前,抵制不住誘惑,喪失了作為一名人民警察起碼的職業操守,最終越過了底線,不僅斷送了自己的政治前途,之前無數個日日夜夜在公安戰線摸爬滾打、辛苦打拼所取得的成績也一概歸零。”

    從零到零。回首陳東進入公安系統工作的三十多年走過的路,陳東站在路的兩端,截然不同的是,一端是他從警時從零做起的信仰初心,另一端則是他深陷欲望的泥沼后所帶來一切歸零的毀滅。

    淪為黑惡勢力“保護傘”

    黃鴻發,海南昌江特大涉黑組織的“黑老大”,從20世紀80年代末開始,他以開設地下賭場起家,先后吞并了昌江地區多股惡勢力幫派坐大成勢,“以商養黑”“以黑護商”。這個團伙通過強迫交易、敲詐勒索等暴力手段對昌江地區的鐵礦、混凝土、砂石場、娛樂場所、農貿市場、土建工程等十多個行業領域形成了非法控制或強勢壟斷,時間長達30年之久。在此期間內,黃鴻發涉黑組織共實施違法犯罪多達58起,涉嫌20項罪名,造成了2人死亡、3人重傷、13人輕傷、5人輕微傷的嚴重社會危害。

    2011年,海南省打黑辦接到有關黃鴻發涉嫌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的舉報,要求昌江黎族自治縣公安局對該情況進行核實。陳東時任分管刑事偵查工作的副局長,在明知以黃鴻發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在昌江地區為非作歹、欺壓百姓多年,仍在有“未發現黃鴻發違法犯罪”字樣的報告上簽字同意上報。

    為請托人辦事,收受請托人財物,起初陳東也曾擔驚受怕,唯恐事情敗露,受到紀委的查處。因而,他曾多次反思自己是否應該趕緊剎車,改正錯誤,重新回到正確履職的軌道上來。但是由于僥幸心理作怪,加上請托人信誓旦旦,多次向陳東表明絕對不會出賣,使他慢慢又心安理得起來。

    “在后續類似的事情發生時,自己都變得很坦然,甚至覺得,既然我為別人辦了事、幫了忙,收點好處是理所當然的,難道天底下的錢就該他一人賺嗎?我得到的好處可能還不及請托人在相關項目上所得利潤的小小的零頭。”陳東說。于是他在邪路上越滑越遠,跌入罪惡的深淵,難以自拔,多次為黑社會組織提供庇護,為他人中標工程項目提供幫助,并從中得利。

    2012年至2016年期間,陳東擔任昌江黎族自治縣公安局政委等職務。黃鴻發為了在開設賭場等方面得到關照,多次向他行賄共計49萬元及煙酒若干,陳東全都照收不誤。收受這些財物后,陳東就未能依法履行職責打擊賭場,放任賭場長期存在,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在明知賭場老板系黃鴻發的情況下仍然不依法履職,導致該涉黑團伙在昌江地區大肆實施違法犯罪活動長期未被打擊處理,嚴重干擾、破壞了昌江地區人民群眾正常的生產、經營、生活秩序,破壞了當地政府及司法機關的公信力。

    2017年,陳東在任東方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期間,利用負責強制隔離戒毒所工程建設項目的職務便利,幫助他人中標該項目,并因此收受好處費150萬元。在擔任東方市某建設項目負責人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有關公司積極推動項目的協調工作,并先后收受該企業實際負責人送來的30萬元。

    至此,陳東已經完全從一名心懷祖國心系群眾的人民警察淪為了一個唯利是圖的貪腐分子,并成為為人民所不齒的涉黑團伙“保護傘”。

    多名官員相繼落馬

    隨著這起以黃鴻發為首的海南昌江特大黑社會性質組織案嫌疑人的先后落網,專案組很快發現,從2006年至2010年,擔任昌江黎族自治縣公安局局長的王雄進一直為黃鴻發的地下賭場暗中撐腰。

    王雄進先后14次收受黃鴻發的好處費共計522萬元,這些受賄所得又被他放貸給黃鴻發不斷賺取利息。2009年,黃鴻發指使同伙持刀行兇、致人死亡,王雄進安排下屬篡改訊問筆錄,幫助黃鴻發脫罪。

    2010年至2016年期間,麥宏章接替王雄進擔任公安局局長職務,黃鴻發繼續向麥宏章行賄,依舊藏身“保護傘”之下,他的賭場也因此成為鐵打的“黑窩點”。

    嘗到了腐蝕勾結權力的甜頭,黃鴻發不斷將黑手伸向昌江黎族自治縣的部分黨政機關,安插親信、造“傘”養“傘”,甚至幫人花錢買官。

    2011年4月,黃鴻發出資15萬元幫助王忠東由一名基層派出所所長升職為昌江黎族自治縣公安局副局長。此后,王忠東手中的權力成為黃鴻發的“安全帶”,黃鴻發開設的賭場、經營的KTV、賓館、酒吧存在的違法行為,全都不予打擊。

    為了徹底控制當地十多個行業,黃鴻發對于不合作的執法人員先打壓、孤立,再拉攏、腐蝕。除了陳東、王雄進、麥宏章、王忠東等人,原副局長蘇東彬、刑警大隊原大隊長鐘某東、昌江黎族自治縣人民檢察院原檢察長黃某、縣水務局原副局長黃某平等領導干部均被其腐蝕墮化,幫助該組織逃避偵查打擊。

    正義的審判終將來臨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2020年1月13日上午,海南省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備受社會關注的黃鴻發涉黑案及“保護傘”案進行一審公開宣判。被告人黃鴻發以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傷害罪等16項罪名,數罪并罰,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東方市委原常委、市公安局原黨委書記、原局長陳東,昌江黎族自治縣縣委原常委、公安局原局長麥宏章等7名“保護傘”,因犯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受賄罪,濫用職權罪被分別判處有期徒刑15年至2年6個月不等刑期。

    2020年7月30日,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達的執行死刑命令,海南省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海南昌江黃鴻發特大涉黑案主犯黃鴻發依法執行死刑。至此,這起海南建省以來最大的涉黑案塵埃落定。

    近日,陳東作為“保護傘”之一,被最終判處有期徒刑12年,并處罰金60萬元。

    “我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四口之家,夫妻和孩子的收入足以維持一家人的幸福生活,完全可以安度晚年,盡享天倫之樂。可如今,受賄所得全部繳公不說,還被罰沒巨款,一切的一切都化為烏有。”近日,陳東在海南省第一批政法隊伍教育整頓“現身說法”警示教育活動中懺悔說,他母親已經80多歲高齡,卻還要承受因他的違法犯罪帶來的巨大打擊,“她老人家撫養我成人,我卻無法盡孝,給她老人家養老送終,因為自己所犯下的罪行,成了一個大逆不道的不孝之子”。想到這些,陳東痛苦不堪、潸然淚下。

    然而,時間終是沒有辦法倒流。如果當初的陳東能夠在誘惑面前選擇堅守初心,如今便不會身陷囹圄,讓貪欲葬送了前程,每天面對高墻鐵網,悔恨和痛苦交織。

       編輯:新媒體中心

    圖片新聞

    3级日本欧美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