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俄指責美西方蓄意阻礙俄烏和談

    2022-06-27 09:40:34  來源:法治日報

    圖為6月20日,頓涅茨克當地居民從被損壞的建筑撤離。 新華社發 維克托 攝

      □ 本報駐俄羅斯記者 張春友

      此前,烏克蘭方面表示可能在今年8月底就俄烏沖突問題恢復同俄羅斯的談判,但俄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回應指出,在歐洲國家領導人訪問基輔后,烏克蘭方面并沒有準備與俄羅斯恢復談判。不僅如此,俄方認為美西方正在想方設法阻礙俄烏和談。

      談判前景并不樂觀

      本月18日,俄烏談判烏方代表團團長、烏克蘭人民公仆黨議會黨團主席阿拉哈米亞表示,烏方可能在8月底恢復同俄羅斯的談判。盡管阿拉哈米亞沒有明確表示此次烏方的談判立場,但分析人士認為,由于頓巴斯地區沖突持續,加之美西方對烏的經援、軍援的鼓動與支持,預計烏方態度仍會比較強硬,對俄方此前提出并在近期反復強調沒有變化的“去納粹化”“去軍事化”的立場分歧嚴重,談判前景并不樂觀。

      正如分析人士所說,近期,烏克蘭有意加大了在頓巴斯地區、克里米亞地區的軍事行動。包括俄方指責烏方襲擊了俄在黑海的鉆井平臺,甚至揚言要攻擊克里米亞大橋,有媒體甚至懷疑近期俄本土發生的一些大型災難事故,例如22日羅斯托夫州石油加工廠火災等也與之有關。阿拉哈米亞在表態可能于8月底重啟與俄談判的同時也強調,在重啟談判之前,烏方將通過系列反攻計劃鞏固談判立場。烏克蘭當地媒體在報道中稱,政治談判只是外交手段,是軍事行動的延續或者說收尾。讓烏克蘭接受繼2014年的克里米亞事件后再次“失去”頓巴斯等地區的事實,對普通烏克蘭民眾甚至是西方,都是無法交代的。

      這也正是當前烏克蘭的無奈,掣肘之處頗多,沖突又難言樂觀,那即便雙方坐在一起,談什么,底氣又在哪里?正如俄聯邦安全會議副主席梅德韋杰夫18日在回應阿拉哈米亞質疑的那樣——雙方是否有話可聊以及能和誰聊?

      俄方保持開放態度

      當前的俄烏沖突尤其是陷入膠著狀態是俄羅斯不愿意看到的,也正因如此,俄方從未關閉談判的大門。

      本月16日,俄烏談判俄方代表團團長、俄總統助理梅津斯基在出席圣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活動時表示,自俄烏伊斯坦布爾談判后,烏方始終沒有正式答復俄羅斯有關恢復談判的建議,只是口頭上提出“暫停談判”。他表示,俄方對談判始終持開放態度。佩斯科夫在圣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俄總統普京發言后曾明確表示,俄方不反對重啟談判,但正是烏方立場的反復導致談判進程停滯不前。

      繼今年5月9日紅場閱兵表態后,普京本月17日在第25屆圣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全體會議上再次強調,俄羅斯在烏克蘭的特別軍事行動是一個主權國家基于捍衛其安全的權利而作出的決定。

      分析人士認為,曠日持久的沖突顯然不符合俄方利益,而如何“體面”地從烏克蘭抽身成為最大難題。當地媒體列出了俄方結束特別軍事行動的幾種可能性:一是俄將首先保證完成第二階段戰略目標,即拿下頓巴斯地區。普京17日重申,俄羅斯在烏特別軍事行動的所有任務都將完成。二是俄方不反對繼續進行俄烏談判。佩斯科夫17日對外表示,俄方不反對繼續進行俄烏談判,此前談判中斷的原因是烏方的出爾反爾。俄方很清楚,談判是最終解決俄烏沖突的途徑或者說方式,但僅僅通過談判是不夠的,俄方不反對進行談判的立場并不會影響當前在頓巴斯地區進行的第二階段特別軍事行動。

      沖突或走向長期化

      烏克蘭問題的性質決定了單純的俄烏談判并不能根本性解決問題。俄外長拉夫羅夫在本月早些時候指出,西方不允許烏克蘭與俄羅斯進行談判。這一點也得到梅津斯基的認同。后者指出,正是在今年4月底美國五角大樓和國務院負責人訪問烏克蘭后,俄烏談判才開始陷入停滯。

      美西方國家對待烏克蘭問題上的立場及做法也印證了俄羅斯方面的判斷。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19日表示,我們必須為俄烏沖突可能持續數年的情況做好準備,就算代價很高,西方國家也不能放棄對烏克蘭的支持。德國總理朔爾茨也表達了相同的立場。而作為強硬支持者,英國首相約翰遜本月17日到訪基輔時再次承諾繼續向烏克蘭提供軍事裝備及大規模軍事人員訓練。就在歐洲領導人集中造訪烏克蘭的前兩天,美國政府15日再次宣布對烏克蘭提供價值10億美元的軍事援助。據統計,今年2月24日特別軍事行動以來,美國向烏承諾的軍援已高達56億美元。而據美國國防部官方數據,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以來,美國已累計向烏克蘭提供價值超過25億美元援助。僅2021年,美國向烏克蘭提供援助約4.5億美元。

      普京17日指出,西方國家為實現自己的地緣政治幻想,蓄意破壞國際基礎,阻礙歷史進程,將自己的道德觀、文化觀和歷史觀強加于人,甚至試圖在國際政治和經濟中主導一切。顯然,與俄羅斯不同,美西方似乎更愿意看到俄烏雙方陷入持久戰。

      普京在今年5月9日紅場閱兵時表示,去年12月,俄方曾提議締結一項關于安全保障的協定,呼吁西方進行誠實的對話,尋找合理的,妥善的解決方案,考慮到彼此的利益,最終一切都是徒勞的。北約國家之前不愿傾聽俄方的聲音,而是有其他計劃,甚至曾計劃襲擊克里米亞,北約開始在俄周邊地區進行軍事部署,烏克蘭甚至宣布可能部署核武器。所有這一切說明,俄方與新納粹分子發生沖突不可避免。

      由此可見,俄方對沖突的本質和已經按捺不住浮出水面的對手的認識是清晰的。烏克蘭問題的癥結也決定了盡管作為當事國,烏方對烏克蘭問題的走勢影響卻極為有限。


       編輯:新媒體中心

    圖片新聞

    3级日本欧美国产